环城新闻

环城新闻 时事 >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银币登场:第二次布匿战争与罗马经济体制的转型

2019-10-27 15:43:55 | 查看: 2404|

第一次布匿战争的经济后果

公元前3世纪,罗马共和国在意大利半岛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从台伯河沿岸的小城市到整个意大利半岛的庇护国,罗马共和国的影响力逐渐向外扩展。此时,共和国不再关注意大利半岛上的其他国家,但害怕强大敌人的罗马人没有时间呼吸。一百年的快速扩张导致了罗马和大陆以外的东地中海国家之间的摩擦。

与此同时,迦太基扩张成为东地中海最强大的商业帝国,占领了从北非海岸到西班牙的所有岛屿。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罗马共和国对意大利半岛以外的地区不感兴趣,迦太基也没有兴趣干预意大利半岛。因此,最初,没有利益冲突的两国在不干涉的前提下建立了友好外交关系。但是这一切都被罗马人对马默提尼(拉丁语中“战神之子”)的呼吁所打破。

梅尔基尼斯最初是意大利半岛的雇佣兵。他从内部抓获了西西里城邦messana,并与他的邻居锡拉库萨发生了军事冲突。当他们被打败时,他们向迦太基海军求助。迦太基以保护马萨纳的名义控制了西西里南部。然而,由于害怕迦太基的统治,梅尔特人求助于罗马来保护他们,并求助于罗马。熟悉罗马外交的梅尔基尼斯希望成为共和国的庇护国。他希望罗马能帮助他们收复锡拉库扎和马萨。共和国参议院无意干涉,但害怕强大邻国和迦太基发展的罗马人威胁到他们,所以他们同意梅尔塔尼斯人的要求,第一次布匿战争开始了。

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前,罗马没有货币。罗马的经济也是在意大利半岛内部的贸易体系中交易的,以农业经济为主体,其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只可能受到气候和当地地理环境的影响,外部经济不多。相比之下,迦太基是整个地中海地区的主要海洋经济。其经济收入主要来自与地中海地区其他国家的贸易流动。迦太基比共和国有更大的市场和贸易圈。经济模式的差异决定了战争的方向,也改变了罗马共和国。

罗马当时的经济模式和扩张使海军几乎无能为力。第一次布匿战争的主要战场是西西里岛,这使得罗马很难没有军舰在海上与之竞争。另一方面,迦太基有数百艘战舰,每艘战舰都有300多名擅长战斗和熟悉水的水手。此时罗马需要支付军队费用和建造战舰,所以硬币诞生了。虽然罗马有一定数量的银,而且一些银是从贸易往来中获得的,但是总的银储量是不够的。因此,此时银币的价值可以直接反映当时的白银储量和白银含量。当时,共和国的银币重6.81克,极其罕见。《希腊罗马古物词典》出版于1842年。作者是威廉·史密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拉丁及古希腊的教授。虽然这本书很古老,但它仍然是一部具有很高参考价值的古希腊罗马书。史密斯教授曾在这本书中指出,铸造系统的引入是为了商业和贸易,以扩大罗马的购买力和影响力。然而,由于银矿稀缺,共和国银币当时没有在大面积流通。

这是罗马共和国第一次布匿战争期间的银币重量,重6.44克,大力士(Hercules)的头像在正面,杀狮场景在背面。这张照片来自于野风古钱币拍卖行的交易数据库。

上述罗马银币是大约两年前在布匿战争(Punic War)期间铸造的,这积极地表明罗马此时正在与意大利半岛以外的市场进行交易,罗马人需要流通的货币来规范自己的经济和价格。甚至它的设计也非常类似于亚历山大大帝的希腊银砝码,在地中海广为流传。

第一次迦太基战争以公元前241年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和平条约结束。虽然迦太基人仍然有能力继续战斗,但是面对不承认失败的罗马人,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驱使迦太基参战的西西里也在战争中被摧毁。它在短期内将不再有任何经济价值。对迦太基来说,战争已经成为一项亏损的事业。西西里幸存下来的锡拉库扎城在战争中已经脱离了迦太基的控制。

公元前241年,迦太基与罗马签署和平条约,将西西里岛、撒丁岛和科西嘉岛的领土移交给罗马共和国。与此同时,迦太基需要向罗马支付3200埃维尤·塔伦斯(Evieux Talens)银战赔偿金。(一个罗马塔兰和1.33阁楼的塔兰一样,一个希腊塔兰大约25.8公斤,埃维尤·塔兰特和希腊塔兰一样重,所以3200埃维尤·塔兰大约83吨银)。1000名塔兰人将立即分娩,其余的2200名塔兰人将在10年内获得报酬。

这是大量白银首次流入罗马经济。意大利的银矿并不出名,罗马人经常缺乏贵金属,如银来制造硬币和提高购买力。与此同时,战争赔偿给了罗马共和国战胜富裕国家的第一次机会。

第二次布匿战争初期的经济危机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迦太基战争期间,罗马人利用迦太基的赔款来稳定他们的国内经济,而迦太基在哈米尔卡·巴卡将军的领导下扩大了在西班牙的新领土。后来,他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战略政策,即著名的汉尼拔。西班牙有大量的金银矿,为迦太基人的军事和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资金来源。

公元前219年,汉尼拔袭击了城邦萨甘托。在赫布劳德条约中,罗马不能踏足埃布罗河以南,迦太基不能踏足埃布罗河以北。萨甘托位于埃布罗河以南,是迦太基的势力范围。然而,罗马共和国担心迦太基会再次崛起,同意萨甘托的帮助,成为萨甘托的庇护国。

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罗马和迦太基的行军地图。萨甘托位于西班牙南部。图片来源:地图档案,地图代码:ax00806

当汉尼拔围攻萨甘托时,罗马参议院立即派著名参议员法比奥·马克西姆斯(Fabius Maximus)到迦太基发出最后通牒。法比乌斯要求迦太基人将汉尼拔移交给罗马人,并停止他们在西班牙的扩张。迦太基立法者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在迦太基人看来,战争发生在埃布罗河以南,与罗马人无关。然而,法比乌斯坚持迦太基攻击罗马的保护国。如果他不答应交出汉尼拔,他就会向罗马宣战。历史学家列维曾记载,“这种所谓的外交最后通牒不过是一种形式,罗马已经准备好开战”(罗马历史书二十一、七、四十九)。

在法比乌斯的强硬态度下,迦太基参议院拒绝遵守赫布劳条约,因为罗马人是第一个背叛该条约的人。历史学家波利比乌斯记录道:“罗马人反对迦太基对萨甘托的进攻,因为它已经成为罗马的庇护国,但这与《赫伯拉德条约》(histories.book iii.15.6)的内容相违背,该条约清楚地记录了罗马人先前的违约行为。

汉尼拔已经为战争做好了准备。他在西班牙建立了迦太基的军事基地,并全年招募士兵。西班牙的经济发展此时开始成形,足以成为探险队的经济后盾。

他带领军队从新迦太基(New Carthage)沿海岸征服沿途的城市,绕过罗马的庇护国马赛(massilia Marseille),尽可能避免与沿海岸的其他罗马盟友接触。很快汉尼拔跨过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的心脏。汉尼拔在意大利赢得了几次重大战役,如特拉西米诺湖战役(公元前218年)和著名的卡尼战役(公元前216年),其中几次几乎摧毁了整个罗马军队。

汉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行军。这个数字忽略了汉尼拔在意大利的一些行军路线。资料来源:pegasi钱币学

公元前218年至204年的14年间,汉尼拔的军队在意大利半岛被遗弃。其军队的大部分物资也依赖于抢劫当地村庄,以及在与罗马军队作战的过程中收集资源和食物。这对罗马共和国的农业经济是毁灭性的打击。汉尼拔从第一次布匿战争中吸取了教训:如果战争会冲击这块领土的经济价值,那么主战场必须在罗马土地上。由于担心汉尼拔卓越的军事能力,共和国此时无法阻止汉尼拔在意大利“供应”。

当时的独裁者是向迦太基宣战的法比奥。法比乌斯知道他无法击败汉尼拔,不得不采取迂回战术来避免与汉尼拔对抗。然而,为了防止汉尼拔占领意大利土地,法比乌斯和汉尼拔的军队密不可分,但从未打过仗。根据这一战略,汉尼拔军队占领的土地将永远留在它的脚下。然而,由于军事资源短缺,法比乌斯的军队通常由意大利盟国从当地征用的物资或人力来供应,这无疑增加了遭受重创的意大利半岛的负担。

罗马共和国也逐渐意识到它的经济根本不足以支持全面战争。汉尼拔在公元前390年给罗马人带来了以下罗马掠夺(公元前390年,北方部落首领布伦南斯曾经占领罗马并疯狂掠夺,这给罗马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也正因为如此,罗马共和国非常害怕强大的敌人,害怕让强大的敌人发展,最终威胁到罗马之后前所未有的恐慌。

罗马此时的财政状况也可以从其货币中直接反映出来。从公元前218年到公元前212年,罗马银币的银含量迅速下降。货币的迅速贬值一方面意味着罗马的金融空虚,另一方面意味着白银储备的枯竭。与此同时,铜币和铜币也没有幸免。与银币不同,铜币和铜币不能降低它们的金属含量,所以共和国大大减轻了这两种货币的重量。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的罗马及其经济是历史学家凯·菲利普在2014年写的。菲利普教授在这本书里从计量学、古代钱币学和历史学的角度分析了罗马共和国的经济形势。菲利普在这本书里提到,在第二次布匿战争初期,一些罗马共和国硬币的银含量下降到30%。如此低的银含量几乎象征着罗马共和国的经济崩溃。

以下是第二次迦太基战争期间低含量的罗马白银重量。它们的重量不仅远低于上面显示的硬币,而且它们的银含量也大幅下降。(所有图片来自wildwind古代钱币拍卖行交易数据库)

公元前225年至公元前212年,银重18毫米,5.52克,wild wind . ref . RSC . pre denarius 24b . ex . no . 3

银砝码,公元前225-212年,21毫米,5.74克wild wind . ref . RSC . pre denarius 24b . ex . no . 4)

白银重量,公元前213-212年,5.548克,wild wind . ref . RSC . pre denarius 24b . ex . no . 5

然而,考虑到最早的银重量为6.8g,此时的银重量仅为5.5g左右..这一标准的变化也反映出罗马共和国需要新的铸造标准来尽可能减轻其财政困难。

在战争的第五年,公元前214年,罗马共和国的财政被战争拖垮了,供应面临困难。汉尼拔·莱克特和法比乌斯的两支军队漫游意大利半岛,导致罗马共和国的财政崩溃。然而,对于参议院来说,投降并承认被打败的国家是不可能的,所以它必须选择其他方式来拯救共和国的财政。

汉尼拔的雕塑,摘自蒙姆斯的《妥协》第265页

骑士阶层对战争的贡献

公元前214年,第二次布匿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战争的规模超过了共和国和迦太基的预期。对汉尼拔来说,他没有想到罗马的意大利盟友会无动于衷。无论他在意大利做了什么,他都不能动摇罗马作为庇护国的地位。这主要是因为汉尼拔经过了一个法比乌斯必须被紧紧跟随的地方。如果一个意大利盟友试图背叛,那么汉尼拔离开后,这个盟友将面对法比乌斯的军队。

对共和国来说,这是他们经历的第一场全面战争,也是他们第一次感到受到各方面的攻击。在北部,汉尼拔的军队践踏了意大利的土地。在西部,为了切断汉尼拔的补给线,共和国军队将战场转移到伊比利亚半岛。在南方,锡拉库萨不愿意依赖他人,也于公元前215年宣布独立,加入汉尼拔阵营,向共和国宣战。在东部,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Philip V)想要夺取希腊和伊利里亚,并向他的庇护国罗马宣战,开启了第一场马其顿战争。

对于共和国来说,只有获胜才能要求战争赔款来弥补经济损失,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自然是想方设法填补财政空虚,于是参议院在共和国成立了骑士阶层,其财富仅次于议员(罗马骑士阶层不同于中世纪的骑士阶层,罗马骑士是贵族之下和平民之上的社会阶层)。共和国的骑士大多是商人、工匠和中小型农民,他们是共和国经济的主要税收目标。历史学家列维曾经记录了共和国战争遭受的巨大损失。"在罗马,除了最富有的骑士,没有人戴装饰品."(罗马历史书23:卡普亚的汉尼拔23.12)。由于参议院的压力和对共和国政府的责任感,这些骑士们坚决把他们的资产存入国库。同时,参议院也鼓励富有的平民效仿骑士。突然,共和国政府筹集了大量资金。

然而,虽然骑士基金可以解决迫切的需要,但它并不能解决问题。共和国政府用一笔钱修订了其战略目标,并优先获取能够为共和国政府提供财政资源的土地。然而,现在只有两个富裕的国家是共和国的敌人,汉尼拔的伊比利亚半岛和古希腊城邦锡拉库扎。

锡拉库扎的财富

锡拉库萨古城是地中海东部一个非常富裕的城邦。它长期以来在西西里岛的贸易中占据主导地位。在迦太基到来之前,锡拉库萨通过海上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与此同时,锡拉库扎国王希罗尼斯已经与汉尼拔结盟,并与罗马开战。

共和国的主要目标是西西里岛附近的锡拉库扎。然而,锡拉库萨的地理位置很容易防守,很难进攻。罗马人包围了这座城市一年多,但未能占领它。值得一提的是,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Archimedes)此时也在这座城市,对城市防御的设计做出了许多贡献。然而,锡拉库扎的市民过于自信,在公元前212年底给了罗马人一个机会。马塞卢斯将军派了一支军队进入举行节日的城市,并迅速占领了城墙。尽管总司令马塞卢斯向锡拉库扎的居民承诺不屠杀部长或洗劫这座城市,但许多长期受压制的罗马雇佣兵和逃兵带头洗劫了这座城市。接着士兵们也不甘落后,罗马“开始了大规模屠杀,任何阻挠士兵们的人都会成为这种疯狂的受害者。无论士兵和雇佣兵走到哪里,都没有什么可消灭的。”(列维,罗马历史书25:锡拉丘兹的陷落25.29)。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财富都被士兵和个人夺走了。其中相当一部分被带回意大利并移交给共和国政府。首当其冲的是大量的金银。

虽然在列维的记录中,抢劫不是马塞勒斯将军的意图,但结果实际上缓解了共和国的金融危机。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norman davies)在其著作中大胆猜测,马塞卢斯在得知锡拉库扎被士兵洗劫后,选择置若罔闻。一方面,它可以让士兵在一年的围困中发泄他们的愤怒,另一方面,它可以给人民和罗马带来更多的财富。围攻结束后,锡拉库扎遭到洗劫。

锡拉库扎带来的财富也可以从公元前212年后的古罗马硬币中直接得到证实。为了更好地利用新投入国库的大量白银,罗马元老院在公元前211年停止使用希腊货币作为铸造标准,并实施了一种只属于罗马的独特货币体系。新系统创造了几种全新的货币,如银币、第纳尔、维多利亚、奎纳留斯。第纳尔将在未来400年成为地中海的核心货币。这种新货币体系的出现也象征着罗马从意大利地方经济和贸易向地中海经济的正式过渡。与以前的罗马货币不同,新铸造的货币将不再只在意大利半岛流通,而是同时在海外流通。罗马人也不想重复希腊货币的设计,并进一步将具有罗马特色的设计推广到东地中海。它旨在脱离地中海地区的希腊主流货币,实现独立。同时,为了便于流通,新第纳尔比白银重量轻三分之一,这也尽可能增加了白银含量。罗马硬币也开始挑战其他希腊硬币在地中海的统治地位。

此时铸造的第一批第纳尔重量约为4g,明显比白银重量轻,但白银含量高达95-98%。同时,罗马硬币的设计不再模仿希腊硬币的设计,双方都采用了传统的罗马神。

公元前211年,3.59克,第纳尔,前面是罗马女神,x=10。背上有两个骑手,狂野之风rcv2000版# 38ex.no.3)

公元前211年,4.22克,第纳尔大风rcv 2000版# 38ex.no.1)

下图显示了一个面值约为第纳尔一半的五纳留斯。第二次布匿战争后,罗马货币体系开始了一场以第纳尔和银币为核心货币的革命。

211bce,1.98g,Quinarius。前面的罗马女神,v = 5 . wild wind rcv 2000 edition # 42 ex . no . 1

将212年前(30%)的银币的银含量与新银币的银含量(接近98%)进行比较,罗马金融在这两年的改善是显而易见的。然而,锡拉库扎带来的财富只是改善罗马经济的第一步。此后,罗马共和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汉尼拔的军队和伊比利亚半岛,这是供应的基础。

伊比利亚半岛的矿山

锡拉库萨给罗马所带来的财富固然庞大,但并不足以支撑新建立的货币体系。共和国既有的领土中并无大量的矿场以供开采。没有金矿银矿的产出,财库中的白银的消耗殆尽也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伊比利亚半岛则不一样,此地有着大量的天然银矿,在汉尼拔和其父亲哈米尔卡巴卡的建设下,已经初具规模,是共和国理想的银库。一旦拥有西班牙,罗马共和国便有足够的银矿来支撑未来的货

五百万彩票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ellisgh.com 环城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